最近,杭州一小学开展了《我有一个梦想》演讲比赛。一位小学生的演讲语出惊人:“我的梦想就是发财!”这个小朋友在演讲中表示:“我不像前几个人说的那么伟大,发财了要去捐款,好不容易发了一笔财,给别人发?不太实际吧!”此话一出,台下就有家长笑出了声,然后发出阵阵掌声?;褂醒页け吲谋吒锌?ldquo;完了完了,活得太明白了。”
  
  在很多过来人印象中,梦想可以“平凡”,但必须“崇高”。即便心怀“小九九”,但在演讲比赛这种公开场合,绝不能信口开河。因此,从一位小学生口中蹦出“我的梦想就是发财”的话语,无疑给人以惊世骇俗的感觉。
  
  “我不同意你说的每一个字,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”。梦想当然因人而异,可以崇高,也可以“另类”,只要不违背公序良俗和法律道德,理应自由表达。相比于言不由衷的“高大上”梦想,口吐真言的“发财梦”,无疑更令人赞赏。
  
  而且,通揽孩子的演讲稿,他并不是为发财而“发财”,他还表示,“要真发了财,能帮到人的还是尽量帮”“生活中有空闲时间了,自己有闲钱了,自然就能干一些自己想干的事情。人生就那么几十年,循环的度过和自由的度过,绝对是两种感觉。”客观地说,这个孩子不仅心怀善念,而且对人生确实有些自己的认识。
  
  基于上述原因,无论作为教育者的校长,还是一众家长和网友,都对这位“个性、率真”的孩子给予了极大的理解和宽容,乃至不乏肯定赞赏的声音。但在宽容之余,对于这样的童言无忌,亦不可一笑了之,师长和社会必须切实担当起引导职责。
  
  大千世界,纷繁复杂。我们认可平凡乃至允许“庸俗”,但引领社会发展的毕竟还是“崇高”。所以,我们不希望孩子们成为“精致的利己主义者”,渴盼他们个个志存高远,纯洁善良。和平年代,固然不需要孩子们为国家民族抛头颅洒热血,但如果有更多的孩子能“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”,亦是民族国家之大幸!英雄,就是普通人拥有一颗伟大的心!任何时代,都需要英雄。
  
  退一步讲,即便是为了一己之“自由”,也绝非就等同于发财。简而言之,人的自由分身和心两个层面,发财基本上只能解决有形的“躯体”自由,而无形的“心灵”自由,并不见得与财富多寡存在必然关联。许多亿万富豪,甚至连晚上睡个好觉都成了奢望,不就很能说明问题吗?诚然,和小学生谈“心灵”自由,或许有些过早了。但对于大声说出“我的梦想就是发财”的孩子,却已经不早了。现代的孩子见多识广,这样的“另类”孩子绝非少数,千万不要以为他们都很“小”。
  
  令人遗憾的是,在一个浮躁的时代,社会乃至师长对孩子往往充满着负引导。姑且不论社会上各种功利之风的熏染,3年前的“六一”前夕,媒体报道家长带孩子参观豪华别墅以激发成功欲望之事,便令人感到不寒而栗。诚如评论者所言,与其说是希望孩子成功,倒不如说是父母想将自己的成功在孩子身上得以延续,好让自己脸上有光。童年就该是天真浪漫的,掺杂了太多成人思维的童年如何能率性成长?一旦孩子牺牲了最宝贵的纯洁,在幼小的心灵刻上功利印记,岂不哀哉!
  
  “小孩没错,错的是社会,现在这个年代,你的素养,为人什么的越来越不重要,大家都向钱看,笑贫不笑娼,有钱就会有地位,就会受人尊敬。”“这就是中国现状的折射,功利大于一切。从小就被父母和学校教育的不是如何把社会变得更好,而是个人有钱了功成名就了就一切都好了……挺可悲的。”网友的评论,虽然有失偏颇,但却值得深思。